其实我们都是二手旅行师
close
Travel

其实我们都是二手旅行师

图/文:鹿边瘫

朋友问我,

“我看你常常出国旅行,一年里那么长时间在路上, 有没有哪些值得一讲的奇遇?”

我想了好久,只能笑笑回答她:

我就是个二手旅行师,哪来的奇遇。”

 

过去一年,我走了很多地方,走遍无数东南亚国家,最远还去到了美国。

一路上去过了网上推荐到烂的“打卡地”,拍到了Instagram上最火的同款照片

摆着网红教过的姿势,拍着雷同的照片,苦苦等着观光的人群离开取景框,再争分夺秒地按快门。

在“网红食店”疯狂踩雷,也只能期待高颜值食物照片赚取朋友的Like,能抵消吃到难吃东西的丧气感。

在Caption里编写一些二手的感受,可当我想讲点故事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

 

 

千篇一律的日常已经令人难堪,生活与生活的相似度如此之高。

如今,我们连旅行都要靠复制得来。

想要一场“奇遇人生”听起来并不简单。

 

 

我想到我失恋后的独自旅行,去了一个热带岛屿。

薄荷岛的美很好消化。巴里卡萨的大断层,一面是折射着阳光闪闪发亮的珊瑚与鱼群,一面是深不见底的幽蓝。

处女岛走不到尽头的滩涂,大概是通往平行世界的入口。阿洛娜海滩让人舒服得像只家猫,只想整日整日地赖在沙滩上。

 

 

我认真在每一处好景色拍照留念,搭讪的陌生人看顺眼了也会多聊几句。

我尽量表现得像个没有任何心事的旅客,只是心里仍旧想念和他一起看过的很多个黄昏。

所以劝解自己,不管眼睛流过多少泪,看到的景色仍旧会美。

 

 

我想到我去曼谷近郊碧武里府的野生动物救助机构做义工

白天干活流汗,第一次分清了钳子镊子和大中小号螺丝刀。

午饭时间,大象也把鼻子伸到餐桌旁讨要Banana。

晚饭就着啤酒,配泰语英语混杂的黄色笑话。

起床的背景音是各种动物奇怪的叫门声,每天10分钟逛7-11是唯一休闲娱乐方式。

 

 

但看到Kaka(熊)爬上我们做的吊床晒太阳,Maggie(猴)从球里扒出食物吃掉,就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在让这个世界变好一点点。

劳动使人高尚,流过汗看的日落都会更美一点。每一天都要过得尽力呀!

 

 

我看了《坠入》,被Lee Pace脑内帧帧如画的印度所引诱,于是一个人踏上了旅程。

简塔•曼塔古天文台,正像影片中描述的那样,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城。

月亮水井,整齐得非常超现实以至于让人怀疑是不是真的存在,气息诡秘。

粉橘色的风之宫殿在日落的加持下,也的确有滤镜的效果。

不过,对于在恒河洗礼,我还是不敢恭维。

所以,旅行有时候用于打破幻象,他乡和远方未必就有理想主义。

 

 

旅行的快乐有时候不是打卡了一个网红地,不是在网上排名第一第二的店吃到了他们的Best Menu。

说实话,我们是一群缺乏掌声的人,用不停切换的坐标,和累积的飞行里程数,撒着旅行的谎话。

但旅行若能得到宽慰,那就多走一点,走远一点。毕竟我们都不知道,
白日梦和现实到底哪个更壮丽。但出发才是一切的开始。

不如就从下一张机票开始期待,去邂逅你的“奇遇人生”。

 

预知更多旅游优惠请查询 travel360.com。

Send this to a friend